News新闻

业界新闻动态、技术前沿
Who are we?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分答究竟能走多远?

分答究竟能走多远?

2015年3月,果壳网旗下的“在行”上线,用户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约见各种“在行”上的行业大咖,费用由大咖决定,后来基本稳定在200元一小时左右,我的一位朋友也受邀进行了尝试,先是自己认识的人花钱“刷了几个销量”后,后来基本上约在了每周约见一次的状态。其实200

u=4070382471,3388877298&fm=11&gp=0

2015年3月,果壳网旗下的“在行”上线,用户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约见各种“在行”上的行业大咖,费用由大咖决定,后来基本稳定在200元一小时左右,我的一位朋友也受邀进行了尝试,先是自己认识的人花钱“刷了几个销量”后,后来基本上约在了每周约见一次的状态。

其实200元一小时真不算多 ,再加上在路上和之前准备的时间,大概每小时能划到100块钱,远远低于我朋友的时薪,但是我朋友却也还算做的不亦可乎,因为在中国,能把自己的经验和时间变现的渠道,实在是太少了。

之后,在行这款产品算是稳步发展,却也不温不火。实际上这样一款线上活动如此之重的产品,也很难火起来,于是,2016年5月,“分答”出现了。

模式很简单,有人在上面回答问题,听的人需要交一些钱,金额由回答问题的人定。

这下参加的门槛较之前大大降低,产品算是火了。

但是,分答这类的“付费观看内容产品”前景究竟如何,会是昙花一现吗?对于习惯了“互联网上什么都是免费的”中国网民,真的会有人买账吗?

答案是,会的。这种模式(不一定是这个产品)一定会成功。因为作为一个UGC(用户贡献内容)平台,他能解决贡献者和浏览者的问题。

首先,对贡献者来说他们的终于有了知识和经验“直接”转化成钱的途径,做过UGC(用户贡献内容)的人都知道,目前“人类知识互联网化”目前的难点不在于人们脑中没有东西,而在于如何让大家把脑中的东西分享出去。(想想淘宝为了鼓励大家对货物进行评论想了多少办法)。

但知道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好的办法,UGC者大多数的动力会是自己的兴趣,或者是纯粹乐于助人而且有时间。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人毕竟是少,而且尽量了一波又一波的压榨,基本就到头了。那怎么办呢?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更有价值的奖励让贡献者更愿意贡献出来。

因为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的,老用价值观上的奖励希望别人不断牺牲来促进集体发展的模式,走不远。

其次,对于浏览者来说,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并且随着贡献者的增加,浏览者能浏览的东西更好更多。很多人对收钱这件事情会本能的反感,觉得这会阻碍了他们获取知识。但其实恰恰相反,让我们来看两张图:

觉得收费会阻碍他们获取知识的人,脑中的模型:

但今后实际的情况:

可能有人会对这个模型产生质疑,举个例子,篮球刚发明的时候,球员是没有收入的,就是有空的时候大家打打。这个时候大家看球是免费的(就像现在)。

然后有了球馆,大家都不能免费看了。得给球票钱。

到了今天,不收球票钱的街头篮球和收球票钱的职业篮球并存,比起篮球刚发明的时候,他们发展的更好了。

再贴一个例子,YouTube在为贡献者提供变现渠道的方面做得很好。有些用户制作了好的内容上传网站,每年能获得上百万美元的收益。作为贡献者和浏览者都获得了双赢。

也有人说互联网的内容免费分享做了那么多年,发展得不错。收费其实没有必要。

但是其实作为浏览者对内容有着两种最常见的需求,要么有用,要么有趣。两种浏览者有本质的差别。

有趣的内容因为受众比较广(所有人笑点其实差别不大),所以微博段子手可以通过吸来大量流量后,通过广告或者导流到电商来进去曲线变现。

而有用的受众较载,对受众要求较高(你给小学生讲数据库,意义不大),所以流量要少,几乎不可能通过广告、导流变现了。所以很久以来,这类人只能进行“义务劳动”,当然大部分的人选择“不劳动”

为什么是现在

因为通过互联网付费习惯已经形成了。

互联网付费习惯形成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是我们通过电话费买QQ秀、充点卡、微信支付、打赏一步步走过来的。

而且收入比较高的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时间是非常值钱的,而且认可知识和经验的价值(我们的父辈对东西的价值大多只能通过实体物品的大小进行判断)。

程靖(公众号:每天聊下互联网的拼音首字母 MTLXHLW),美团高级产品经理。5年互联网产品设计经验,带领团队分别主导过B端和C端产品。

    我要评论
    共有 人参与,评论 条,顶帖 [点击查看]
  • 验证码: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