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新闻

业界新闻动态、技术前沿
Who are we?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只有5000多下载量的听书软件,居然要上市了

只有5000多下载量的听书软件,居然要上市了

  “光靠资源就想存活的公司,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公司。最重要的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而是你做了什么。”  7月8日,创业板的IPO排队大军又多了一位小伙伴。“此人”骨骼奇异,赚钱有方,营收几乎来自三大运营商的分成。创业家i黑马根据其公开的招股书发现,这家企业为

只有5000多下载量的听书软件,居然要上市了

  “光靠资源就想存活的公司,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公司。最重要的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而是你做了什么。”

  7月8日,创业板的IPO排队大军又多了一位小伙伴。“此人”骨骼奇异,赚钱有方,营收几乎来自三大运营商的分成。创业家&i黑马根据其公开的招股书发现,这家企业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提供服务,在2015年的营收达到1.6亿元,净利润3000多万元。

  这家公司的全名是“杭州平治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移动阅读业务,一直担任增值电信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这家公司一向行事低调,只和三大运营商玩,没什么别的小伙伴,也极少出现在媒体的视线里。

  当然,单靠运营商就能存活和发展下来的不仅是杭州平治,还有2009年就登陆创业板的神州泰岳。这家公司当初就是靠中国移动的飞信业务一炮而红。可惜现在飞信落寞了,神州泰岳也失去了往日的光辉。那么,他们在当初都是怎么傍上运营商粗腿的?而背靠运营商起家的杭州平治又存在哪些可能的风险?

  前东家带来的财路

  杭州平治成立于2002年,当初的法人叫王海平,在工商查询系统里的搜索信息显示,他本人之前从事的行业与阅读并无关联,做的是IC卡门禁控制器的制造和加工。

  直到郭庆的出现,杭州平治开始改写为一个性感的故事。郭于2007年加入杭州平治,当时的身份是执行董事。他在杭州平治的主营业务和上市之路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郭庆是70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博士,现任副教授,1996至1999年,任浙大兰德(HK8106)副总经理。浙大兰德于2002年上市,但此时的郭庆已经辞职,错过了第一次身价暴涨的机会。

  其实,浙大兰德的母公司就是浙大网新(SH600797),这是A股电子信息板块的龙头企业,市值近150亿元。这家企业的主营业务与后来的杭州平治相差无几。公开信息显示,浙大兰德是一家大型电信增值服务企业,其传统的运营商信息化支撑系统更是在全国的通信行业中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郭庆从浙大兰德离职后并没有马上去杭州平治。2007年之前的三年,郭庆是天信科技的总裁。后来加入杭州平治,就把天信科技解散了,原来涉及电信增值的业务也一并转移了进来。这时的杭州平治,算是一只脚迈进了增值电信服务的大门。当然,郭庆也没有亏待前东家,杭州平治的第三大股东陈国才,便是浙大兰德董事长陈平的父亲。

  2009年,移动阅读软件“话匣子”正式上线,成为杭州平治旗下的核心业务。

  杭州平治有一款自己运营的移动阅读软件,叫“话匣子”。创业家&i黑马从手机应用市场上发现,这款App的下载量只有5000多,评分就更加惨淡了,只有一分。

  如此尴尬的数据或许并不冤枉。这个软件里面的内容大多是一些武侠言情小说、综艺娱乐等等,手机界面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乡土山寨气息。不过,这确实是杭州平治有且仅有的一款主打产品。

  翌年,郭庆居然靠着这款产品让三大运营商动心了。杭州平治先后拿下与电信天翼阅读基地、移动阅读基地和联通阅读基地的关键性合作,以话匣子为入口,向运营商提供数字版权内容、数据查询和运营支撑服务的商业模式就此形成。

  通过运营商的渠道,用户给杭州平治的产品付费,收入与运营商分成。2015年,这部分核心业务的营收在1亿元以上。随后又与土豆、第一视频等视频内容平台达成合作,方式同样简单,把土豆、第一视频的业务链接放到话匣子,形成分流效果。2015年,这种简单的盈利模式,给杭州平治带来2000多万的营业收入。

  2012年杭州平治股改,郭庆占股35%,成为董事长。有意思的是,第二大股东齐智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张晖是郭庆的妻子,曾在杭州平治也当过一年董事,后来辞去了这一职务。夫妻二人合计持有杭州平治56.73%的股份,成为该企业名副其实的实际控制人。

  前人的血泪教训

  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这种便利与风险共存,大树也终有靠倒的一天。如果把时间扳回到6年前,“前人”的悲剧能让人清晰地看到杭州平治即将面临的困境。

  中国移动曾有两个传播广泛的业务——12580和飞信,这两个业务分别有两家重要的合作伙伴——无限讯奇和神州泰岳。

  2007-2008年是12580综合信息服务平台最火的几年。彼时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兴起,用户的信息需求和本地服务需求,都可以通过拨打电话完成,包括查询路线、办理酒店入住、预定机票、购物等等,好比电话时代的美团加携程,一时风光无限。

  而运营这项业务的公司正是无限讯奇,这家公司在创立3年内,打造营收数亿的神话。真的应验了那句话“嫁个好老公,少奋斗好几辈子”。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这种成绩确实让人心生羡慕。不过那时候大多数人只知道是中国移动的12580,无限讯奇的光环只有业内人士能够感受到。

  但好景不长,2011年无限讯奇陷入成立以来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同时也是非常致命的一次。

  一方面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深陷中国移动的腐败窝案;另一方面中国移动高管换帅,李跃正式接任CEO。这场变革彻底动摇了无限讯奇的根基,同年,无限讯奇田涛辞去董事长职务,CEO李一男也相继辞职。这个李一男就是你所知道的那个天才,后来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2013年,无限讯奇一度传出将被大唐电信收购的消息,但最终收购未果。从此,无限讯奇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另一家公司是神州泰岳,2007年在创业板上市,股票代码是300002。看这家公司的股票代码你就知道人家当初有多么牛逼哄哄,炒股的人清楚,300代表创业板,002就意味着这是创业板第二家上市企业。

  神州泰岳成长如此迅速也是报住了一条大腿,它为中国移动的飞信业务提供开发与支撑服务。但它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再是邻居家小孩羡慕的榜样了。

  2015年中旬,神州泰岳的股价从27元的高点,两周之内折损过半,现在仍然在10元的低位徘徊。

  究其原因是,神州泰岳失去中国移动飞信业务独家合作商的身份,再加上近年飞信业务收入水平的大幅下滑,神州泰岳的前景堪忧。2015年财报显示,神州泰岳共实现营收27.73亿元,同比增长6.46%;净利润3.51亿元,同比下降44.51%。没有“干爹”护体的日子,变得不那么好过。

  2016年5月,神州泰岳再放大招,宣布得到了与中国移动的5700万元融合通信项目大单,算是救回了公司的主营业务。不过寄人篱下的日子依然还得继续,这种每天战战兢兢的感觉并不好过,毕竟你也不知道,万一中国移动这棵“大树”什么时候一言不合就拆台呢?

  从巅峰走向困顿的无限讯奇创始人张志浩曾对媒体说过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光靠资源就想存活的公司,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公司。最重要的不在于你得到了什么,而是你做了什么。”

    我要评论
    共有 人参与,评论 条,顶帖 [点击查看]
  • 验证码: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