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新闻

业界新闻动态、技术前沿
Who are we?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内容工业流水线上的年轻人

内容工业流水线上的年轻人

  她坐在我面前,眼圈发青,笑容里满是疲惫。  这个生于 1993 年的女生,每天上班的时间点是 15 点- 24 点,周末也鲜有休息时间。“回到家里,感觉自己像被掏空了一样”。  她的工作是做内容审核,在国内一家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里。  “每天平均下来要看一千

  她坐在我面前,眼圈发青,笑容里满是疲惫。

  这个生于 1993 年的女生,每天上班的时间点是 15 点- 24 点,周末也鲜有休息时间。“回到家里,感觉自己像被掏空了一样”。

  她的工作是做内容审核,在国内一家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公司里。

 

20170523021439

 

  “每天平均下来要看一千五六百篇文章,看得想吐。”她说。从她的描述中,让我感觉像是看到了一个刚从富士康工业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年轻人——机械压抑的工作、无休无止的加班、看不到未来的迷茫等……

  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深刻讲述了工业化对人性的压榨与摧残

  每天上完班之后,她就呆在家里,看看剧,哪里都不想去。偶尔不上班的周末也是这样,“没有任何动力去做点什么别的。”

  所以她才想换工作,四处投简历,也投了我们这。

  她的本科院校非常知名,从这所大学新闻学院毕业的学生,遍布一线城市传媒圈,不乏做得非常出色的。

  她毕业的时候,想留在北京,但不想去传统媒体,于是去了这家互联网公司——原以为工作内容既新颖又有朝气,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她自我宽慰道:“至少像这样的大公司,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学的。”

  然而,虽然工作未满一年,她仍然下定决心要离开。“再呆下去我就废了,感觉自己就像个机器人。”

  像个机器人,这不是很多工业流水线上下来的年轻人的共同感受吗?

  随着互联网的崛起以及移动互联网的深入发展,内容成了一门大生意,且越来越工业流水线化——从内容的采集到整理到审核到分发,一环套一套,环环相扣。

  随着内容产业的不断发展,对就业者的接收能力增强了。很多原来不需要那么多人的岗位,现在不断在扩充。一些原来从未有过的岗位,也被创造了出来。

  而这些岗位,即使在强调人工智能的今天,也是机器所取代不了的,完全依赖人力的大量投入来实现。

  在国内,微博、新浪、网易、腾讯、今日头条及各种通过UGC生产内容的互联网公司,都设置了类似岗位。

  需要招聘内容审核的互联网公司很多

  国外也不是没有。 36 氪的一篇题为《为何技术这么发达,鉴黄还要靠人海战术?》的文章称,近日,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宣布公司将会新增 3000 名内容审核员,他们负责审核平台上的内容,包括最近网上有出现的谋杀、自杀和强奸等视频。因为色情、暴力、犯罪,这些不良内容多次在Facebook上出现,这让Facebook陷入争议。而此前,Facebook在全球已有 4500 名员工负责内容审核。

  在这个时代,内容审核员就是一个不断膨胀的行业。随着相关部门对互联网社会化内容平台监管越来越重视,再加上色情、暴力等不良内容对互联网平台的伤害力惊人,现在各大社会化媒体平台都投入了很多人力做审核。尤其是像近两年快速兴起的网络直播行业,更是堆人无数。光映客直播就对外宣称建立了上千人的直播审核团队。

  在互联网公司的新贵里工作,听上去很光鲜,但实际上看岗位,像内容审核岗,其工作性质和状态,据楚天都市报对“斗鱼直播”的报道——

  “ 1992 年出生的覃雅莉,两年前来到斗鱼,在 1994 年、 1995 年出生的后辈面前,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老大姐了。她的工位上,并排摆放着两台大显示器,上面共显示着 40 个网络直播间的画面。一两分钟看完全部的画面,覃雅莉便轻点鼠标,切换到另 40 个直播间监控画面。

  500 多名员工被安排 7 个班次,轮流上班,节假日也有人值守。晚上 7 点到 12 点是直播的高峰,全体员工都会在岗监控。内容审核员每天的工作状态基本是一样的——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手握鼠标,发现问题立即截屏,交给负责违规处理的同事跟进。时间一长,难免眼睛发干,头晕又颈椎疼。而最让审核员们忧伤的是,明明很累但又缺少运动,长胖就成了最头疼的事。”

  国外的内容审核员也有类似的不适感,上述 36 氪那篇文章写道:

  国外也是如此——审核员的工作,会对个人生活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长期审查儿童色情作品后,他们会对接触孩子的人疑神疑鬼。观看太多色情图片甚至会影响他们的性生活和婚姻关系,他们已经对色情影像感觉到麻木。今年 1 月,微软在线安全团队的成员向微软提起诉讼。因为他们每天被迫观看大量恐怖、色情和凶杀图片及视频,因此患上了心理后遗症,“经常失眠、做恶梦,脑子里充满图片和视频内容。”

  可见不论中外,内容审核员都是不那么让人开心的工作。

  这种工作,跟内容产业里原来的工作岗位比,肯定有着不小的差异。

  在传统媒体时代,不仅有记者、编辑这些富有创造力和挑战性的工作岗位,即使是在排版的岗位上,也完全不用对付一个巨大的量,且也能呈现出自己的创意,而不会像内容审核员那样,每天只会机械地盯着流水线上的巨量内容,找出问题,做出筛选。

  而且,像内容审核员这些工作,也并不需要太多的知识储备,有一定的受教育程度,稍作训练的年轻人,几乎都能承担起来。

  “不少公司会将内容审核交由外头公司承担,这些公司雇佣大量人力来做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的审核,审核员每天需要承担上百条甚至更多信息的审核工作。这些审核员领着 3000 到 5000 的月工资,大多生活在国内二、三线城市。路透社此前的一篇报道曾经将新浪微博的这项工作称为‘高压、无望的工作’——每人每小时至少要看 3000 条微博,不少人因为压力太大且看不到上升空间而离开。” 36 氪的文章提及。

  即使有人离开,但近两年就业市场不景气,每年都号称“史上最难就业年”,尤其在跟内容相关的领域,传统媒体在衰落,新媒体又没有完全定型,使得性价比高的工作岗位非常匮乏,很多年轻人没有什么选择,也只好去先从内容审核员的工作做起。

  对于生存在这些工业流水线上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的生存状态尚处于无法做出评判的阶段——他们涌动的青春到底是漫漫人生中有价值的历练,还是一种对青春的一种摧残,都没法作出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群体的数量还将进一步变大。

    我要评论
    共有 人参与,评论 条,顶帖 [点击查看]
  • 验证码: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