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新闻

业界新闻动态、技术前沿
Who are we?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

近些日子来,有位叫做George Hotz的26岁天才黑客少年进入了大众视野,想来大家对他应该也不是特别陌生。这位89年生的大男孩可不简单,年纪轻轻野心不小,他拒绝了Musk的offer,还扬言要打败Mobileye。是什么给了他如此大的自信,今天猎云就要带你一起揭开这位天才少年的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互联网的一些事

近些日子来,有位叫做George Hotz的26岁天才黑客少年进入了大众视野,想来大家对他应该也不是特别陌生。这位89年生的大男孩可不简单,年纪轻轻野心不小,他拒绝了Musk的offer,还扬言要打败Mobileye。是什么给了他如此大的自信,今天猎云就要带你一起揭开这位天才少年的神秘面纱。

先来回顾下事件起因:黑客少年George Hotz在车库制作无人驾驶汽车,并请彭博社记者Ashlee Vance一起试驾,Ashlee称汽车让他感觉非常舒适,没有任何撞车危险。对此Tesla的CEO Elon Musk发推文表示质疑。

是骡子是马,溜溜便知

感恩节前几天,26岁的黑客天才George Hotz邀请彭博社记者Ashlee Vance到他在旧金山的家里看看他的大作——无人驾驶汽车,他向Ashlee介绍说整个制作过程不到一个月。

听上去不可思议,但是当Ashlee那天早上去的时候,他的车库里的确停了一辆白色的讴歌ILX,车顶配备激光雷达,后视镜装有摄像头。他向Ashlee炫耀了足足20分钟,看到记者的满脸质疑后,他知道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走吧。”话音刚落他就发动了引擎。

车子顺利完成了第一个转弯。第二个转弯快结束的时候,车子突然向右边的SUV侧滑。命悬一线的时候,Ashlee满脑子都是自己可怜的孩子即将失去父亲。恍惚之中,车子却自己调整了方向。劫后余生,Ashlee万分激动,问Hotz当初第一次试车成功是什么感受。Hotz却说:“兄弟,你刚刚可是跟我一起见证了呀。”

白帽黑客初长成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互联网的一些事

Hotz出生在新泽西的格伦罗克,他的父亲在一所高中担任技术监管,母亲则是一位治疗师。14岁的时候,Hotz凭借扫描测量房间大小的机器人,进入了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展会(ISEF)的决赛。几年以后,他又做了一个用意念驱动的机器人Neuropilot。他说:“它可以探测不同频率的脑电波,根据你力量集中的程序决定向前还是向左。”

2007年,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解锁了iPhone,自此一炮而红并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上。三年以后,他又破解索尼的PlayStation3游戏机并把软件公之于众。索尼将其告上法庭,最终Hotz同意不再捣鼓索尼产品,这场风波才终于平息。

但是Hotz并不是江湖上的黑帽黑客(骇客),那些骇客为个人的经济利益入侵网络系统。Hotz只是单纯地执迷于解密,证明自己可以玩转高端科技。

其实Hotz身上颇有点当年Steve Wozniak的影子。早在20世纪70年代,Wozniak与伙伴Steve Jobs成立Apple之前,他也和Hotz一样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走上了黑客的道路。Woz用小型设备让大家可以免费漫游通话。即使在硅谷,也少有人能够同时熟练掌握硬件和软件,但是Woz和Hotz可以。

有志青年走四方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互联网的一些事

2007年风波过去之后,他就开始四处学习编码。他曾经在罗切斯特理工学院短暂学习了一段时间,在Google实习了5个月,SpaceX工作了4个月,最后转至Facebook工作了8个月。经历种种,最后他只剩下失落和不甘心。

在Google,他发现高级研发人员常常被指派去做无聊的琐事,比如处理网站浏览器的小问题等等。在Facebook,高智商的码农竟然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吸引用户点击广告,“我看到Facebook在AI领域的作为,高端的机器学习技术竟然只是吸引用户的工具,简直是大材小用,令人担忧。”

2012年秋天,他决定全心投入AI的研究。他进入了卡内基梅隆大学,期望在此获得博士学位。不上课的时候,他要么自学AI研究论文,要么就找点乐子。“我上了两个学期,最难的课程也获得了4.0的绩点。我见过每日奋笔疾书的硕士生,辛苦劳累就为了有一天能在Google多赚点钱。对于这些所见所闻以及大学的现状,我着实被震惊了。”

10月末,他又对无人驾驶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网上申请了本田服务中心的职位,并且被成功录取。在那里,他为自己的讴歌汽车下载手册和图表。不久,他就在仪表板的小柜子里装上了各种电子设备,包括一个Intel NUC迷你电脑、若干GPS部件以及一个通讯开关。Hotz把这些电子设备都连接至汽车的主机,并且用胶带固定,保证线路通向车顶上的雷达。

Hotz的系统得以实行,主要要靠两项突破。

第一个就是Grand Challenge(无人驾驶赛车)时期计算能力的改善。他借用通常用于视频游戏控制台的图形芯片处理汽车摄像头拍下的图像,又用Intel芯片实现AI计算。当时Grand Challenge参赛的队伍耗资百万在硬件和传感器上,而Hotz只用了黑客比赛赢得的5万美元,其中3万美元买了这辆汽车。

第二个突破就是近几年飞速发展的AI技术——深度学习。它的核心就是:研究人员给电脑布置任务,然后放手不管,让机器自己学习如何完成这些任务。过去业内认为要想让电脑识别图片中的椅子,唯一的途径就是给它提供椅子的精准描述,让电脑寻找四条腿、有平坦座位的东西。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电脑已经变得神通广大,这也为暴力算法打下基础,研究人员可以给电脑灌入大量信息,让系统自己处理这些数据。“你给电脑展示100万张有椅子和100万张没有椅子的图片,最终电脑在描述椅子方面将会超越人类。”

Hotz的方法并不是现在自动驾驶技术的山寨版本。他说他有过很多发现(关于细节他不愿意多说),包括如何改进AI软件解读图像的能力。Hotz透露:“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将叙述驾驶问题与深度学习相契合的方法了。” 和业内成千上万的代码行数不同,Hotz开发的软件只用了2000行代码。

人不轻狂枉少年:叫板Mobileye

Hotz认为现在的AI软件和消费级摄像头足以让一个智者为任何车型设计低价的无人驾驶系统。他现在研究的技术秒杀市场上高昂的自动驾驶系统,也预示着Google、Uber等汽车时代的终结。

简单说来就是,他认为自己可以叫板Mobileye,这家以色列公司为包括Tesla Motors、BMW、Ford Motor以及General Motors在内的多家汽车公司提供智能驾车技术。Hotz评价Mobileye的时候用了“荒唐”二字,他认为:“他们这家公司与时代脱节,并且到现在都没有赶上。”

Mobileye发言人Yonah Lloyd否认公司的技术已经落伍。他说:“我们采用的都是最新代码,我们的AI技术使用端对端深层网络算法完成传感和控制。上个季度,Mobileye收益达到7100万美元,同期增长104%。Mobileye主要依靠定制芯片和出挑的软件技术引领汽车行驶。”

拒绝Musk:叔叔,我们不约

18岁解锁iPhone 26岁挑战Musk 这位天才少年是谁?,互联网的一些事

一个朋友将Hotz介绍给Musk,两人约在加利福尼亚的Tesla工厂见面,起初相谈甚欢,讨论AI技术的利弊。不久,这两人开始商讨合作,Musk要求Hotz帮助Tesla研发无人驾驶技术。

Musk表示,只要Hotz在测试中赢了Mobileye的技术,他就提供一份优厚的待遇。但是Hotz中断了谈话,他认为Musk没有定数,总是修改条件。Musk写给Hotz的电子邮件中这样说道:“我觉得你就该来Tesla工作,一旦Tesla和Mobileye解约,我们俩就能进行更长期的合作,干一番大事业。”

“感谢您的赏识,但是我曾经说过我不是单纯地寻找一份工作。等我把Mobileye干掉,下一个就是你。”

Musk的回答更是言简意赅:“好吧。”

今日Tesla Motors发出声明斥责媒体谎称公司意欲和自动驾驶系统制造商Mobileye解除合作关系,而采用26岁黑客George Hotz的系统。Tesla再次表示它与Mobileye的合作仍然会继续下去,并且对Hotz在无人驾驶领域的挑战并不看好。

Musk说道:“我心存疑问,Mobileye拥有成百上千的专业工程师,他们聪明绝顶并且长期研究无人驾驶。虽然George的确是了不起的黑客,但是软件制作不是入侵系统。黑客只知‘破’而不懂得‘立’。”

Musk还说,要想开发正确率99%的机器学习系统相对容易,但是要想提高到99.9999%却比登天还难。

Hotz:走着瞧吧

Hotz计划在5个月内培养出全球顶尖的无人驾驶汽车,这样他就能在Musk面前显摆了。

他听说Tesla因为金门桥上模糊的车道标识遭遇瓶颈期,因此他打算录制讴歌顺利过桥的视频,然后大摇大摆的开过洛杉矶405号州际公路,也就是到Musk家门口耀武扬威。

Hotz在YouTube的视频获得百万的访问量,他期望Musk能够收到他的战书。“虽说我是Elon的铁杆粉丝,但是他也不应该折腾我三个月。他可以用直接双倍的价钱买下我的技术。”(对此,Tesla发言人Ricardo Reyes隔空喊话:祝他好运。)

Hotz还打算用现成的电子设备改进Mobileye技术。他现在研究的一套设备包括6个摄像头(和智能手机上面的摄像头大同小异),这些摄像头都将安置在车身周围。

究竟Hotz的软件和机器学习技术会如何发展,我们不得而知。他自己掏腰包进行的实验也可能最终落得个可怜兮兮回到Google求工作的下场。

“这一路走来当然会有质疑声,但这恰恰是挑战冒险的一部分,我只想说:走着瞧吧。”

    我要评论
    共有 人参与,评论 条,顶帖 [点击查看]
  • 验证码: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